警惕!黑中介换了新“马甲”_维权

时间:2019-10-31 02:28  来源:  作者:余干新闻网

  一阵急促的敲门声,让租住在长租公寓的王达智有些惊慌。敲门人为该房房东,因长租公寓运营方已经拖欠三个月房租,房东要求王达智三天后搬离。而此时,王达智的租期还有近十个月才结束。

  郁闷中的王达智,想到了找租房平台维权,此时他才发现,平台的业务员很难联系,连客服电话都难以接通。已经预付的租金,算是打了水漂。

  调查发现,在一些小区中,长租公寓的经营者、业务员曾经是被称为“黑中介”的群体。他们换上长租公寓的“马甲”,仍旧继续着老套路。

  可气

  押金没退 中介跑了

  24岁的汪霞怎么也没有想到,自己千挑万选的长租平台,还是让自己踩到了“雷”。

  租房前,汪霞在多个平台寻找房源,几经比较下,她选择了大象公寓的长租平台。

  如今回想,挑房过程中就有蹊跷——汪霞曾通过不同平台咨询房源,接电话的中介业务员却是同一个人。

  “当时觉得这就是缘分吧,没想那么多就去看房了。”中介人员将汪霞带到了东五环外常营附近的一个小区,房源照片中的主卧早已有了租客,留给她的只有一间次卧。

  距离地铁很近,房租可以接受,再加上中介人员的各种服务保证,汪霞当天就签订了租房合同,方式为押一付三、租期一年。可收钱后,中介人员之前的保证都随风飘散了,“房子居住中出现问题后找不到人,客服推给管家,管家开始踢皮球。”

  几番拉锯之后,很多问题都是不了了之,或得自己解决。住进长租公寓几个月后,汪霞忍不住想退房。可房租当时走的是借贷模式,中途退房可能会影响个人征信。思前想后,汪霞最终忍了下来。“也不能白白损失押金,等到一年租满了再退吧。”

  好不容易熬到一年租期满了,收房时,中介人员却提出多项扣款要求,并要延长退款时间。

  “押金在对方手里,我好说歹说也没有达成一致的2019年开码必中人物结果。”汪霞只得先搬离了长租公寓,可没想到的是,此后她再联系中介人员时发现,微信已被对方拉黑,电话也被拒接。过了退款最后期限,汪霞仍旧没有收到押金。

  再回想到租房时,与长租公寓中介人员见面、签合同都是在租住房地,并未到长租公寓的办公场所,汪霞有些后悔当时的冲动。“租住中,还听朋友说有外地的长租公寓关门跑路了,然后自己还挺心慌的,朋友也安慰说没出事儿最好了。”

  可怜

  平台欠款 殃及租客

  租金无法退回后,汪霞开始在网上搜索长租公寓平台的信息,发现很多租客面临着与她类似的遭遇。更惨的是,很多租客都是在住了几个月后,被房东要求限期搬离。

  王达智就是其中之一,通过大象公寓的长租公寓平台,在租期还有近十个月的时候,被房东限期三天搬离。

  通过平台找房住进长租公寓后,王达智的感觉挺好,房间都是密码锁,整体装修风格不错。“他们没有中介费,并且每周都有保洁。”

  这样的好感受并未持续太久,一天晚上,“咚咚咚”的敲门声让王达智有些不高兴,准备开门后斥责对方的无礼。但未等王达智开口,对方表明了房东的身份,告知因中介已经拖欠三个月房租,要求王达智三天内搬离该房屋。对方的“通牒”一下让王达智没了脾气。

  回到房间后,王达智马上与公寓业务员联系,业务员表示在与房东沟通,并尽快打款。

  可约定的搬离日子到了,房东再次告知王达智,中介人员并未按时补交租金。当再与中介人员联系时,王达智与房东都已经被中介人员微信拉黑,电话也无法再拨通。“没有任何办法,我只能被迫搬离房子。”

  无奈之下,王达智也加入了QQ群,一百多人的维权群中,许多人有着相同的经历。

  “业务员不理我了,公司也没有门店,连人都找不到了。”张龙通过大象公寓平台租住了一间长租公寓,仅仅住了三个月,就被房东告知,长租公寓经营方长期拖欠房屋租金,三天后收回房屋。张龙试图与长租公寓业务员联系解决问题,却始终得不到答复,最终,房东收房时将房屋停水停电并换了门锁。“房屋租金及押金得一万元,不知向谁去要。”

  调查发现,因长租公寓经营方拖欠房租,而被房东限期搬离,是维权租客中最常见的遭遇。

  可叹

  对簿公堂 维权不易

  为了拿回押金,汪霞正在准备起诉状,准备与长租公寓平台对簿公堂。

  在搜集证据材料的过程中,汪霞发现维权其实没有想象中那么容易。通过工商经营信息查询,汪霞跑遍了长租公寓平台的注册地,但都是人去楼空。“也尝试了电话举报的方式,但是收效都不大。所以就只能走法律程序了,也是挺麻烦的,但是我相信正义还是在的。”

  准备好诉状、资料,调解的过程因为找不到长租公寓人员而无法进行。“等待开庭了,不知道开庭时他们会不会有人来,如果赢了以后还是拿不到钱,我就准备申请强制执行。”

  与汪霞一样,张龙等多名租客也开始运用法律手段进行维权。

  在汪霞看来,群里有很多2019年香港开马现场播人以时间工作为借口,总是处在观望状态。“如果都只是等着别人去做,这就给了长租公寓平台继续不理不问的底气。”

  虽然大象公寓平台客服电话始终处于无人接听的状态,在网络租房平台中,该长租公寓推出的房源已经无法查到。但网络资料显示,今年7月底8月初时,该长租公寓业务员还在网络中发布租房信息,招揽新的租客。

  大象公寓的一名业务员表示,自己已经从公司离职,不再负责租房中所出现的问题,只能通过与公司沟通的方式自行解决。

  汪霞发现,在该公司此前出现的案例中,曾有在庭审中以和解的方式解决,公司方当庭将拖欠的租金等返还给租房人。在汪霞的带动下,一些观望的租客开始准备维权材料,准备联合起诉长租公寓公司。“这也是我能想到的最好方式,虽然举证过程不容易,但也要争取,不能让他们拿着我们的钱逍遥法外。”

  可疑

  换新“马甲” 用老套路

  房屋租赁平台“看房狗”负责人李贝克表示,以统一管理、统一标准的特点,长租公寓式成为租房市场的一个重要模式,受到了租房者的青睐。但是在对黑中介集中整治后,此前一些从事黑中介的公司和业务员,也换上了新“马甲”,变成了长租公寓运营公司,使用的仍旧是不退押金、半路清人、租金贷的老套路。

  一名业内人士表示,一些中介公司曾用不断更换公司名字、法人的方式,不断对年轻租客“割韭菜”。

  更有甚者,一家在行业中恶名远扬的中介公司,其法人每隔两三年,就会注销原来的公司并注册新公司。最终,这名法人在几年之内被限制不能再担任公司的董事、监事、高级管理人员,以及不得担任法定代表人。

  调查发现,一家从事长租公寓运营的公司,其主要人员多为一家曾在两年前关门的中介公司。“关门的原因就是投诉举报太多,被整治了。”

  可在一番包装之后,该公司以长租公寓运营方的身份重新示人,许多不明真相的租户,则再次因为公司的违规行为蒙受经济损失。

  与此同时,李贝克表示,长租公寓在经历了跑马圈地后,出现了资金投入退潮的情况,风险也就随之出现。一些“暴雷”的长租公寓案例中,一旦资金链断裂,运营方停业、跑路,房东收房,租客被动搬离,押金租金无法退还的连锁反应就会出现。“需要在监管方面保护消费者的居住权、租赁权。同时制定标准与法规,约束不法行为。一旦出现押金不退、跑路等情况,可以将公司的相关人员纳入信用监管系统,进而解决租赁市场中存在的顽疾。”(本报记者 赵喜斌 插图 宋溪)

  (应被采访者要求,租户均为化名)